孔子的嫡系传人为什么不回大陆? 解密末代“衍圣公”孔德成在台湾的喜怒悲欢(深度好文)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-03-25 19:33:48

快乐时时彩平台

最后一代“衍圣公”、孔子第77代嫡长孙孔德成,于2008年10月28日在台北病逝,享年89岁。这位孔家当代掌门人的溘然长逝,让“天下第一家族”人物命运重新进入人们视野。

早在司马迁《史记》里,就将孔子列为世家。所谓世家只限世袭王侯,而那时孔子虽独尊但未封王,司马迁却独具慧眼。后来在孔子的泽被下,孔门后人2000余年来真的世袭公爵在中国历史上,唯有孔家不受改朝换代影响,形成独一无二的孔府世家。

因承袭着圣人孔子的高贵血统,孔德成这位曲阜孔子后人出生刚满百日,即被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颁令袭封为“衍圣公”。“衍圣”之意既是衍续孔圣人的神圣血脉,也是衍续几千年的儒家文化传统。

然而,身逢千古未遇之大变,孔德成不幸成为末代“衍圣公”。加之西学东渐、“孔家店”被打倒,内忧外患、改朝换代,这位在时代变局中成长的孔门后裔,也只能跟着先祖的命运而沉浮。在中国近现代百年风云中,他和其他孔家后人的命运,随着国家权力及意识形态的兴替而流变。 

在风云变幻的新世纪,中国传统文化微露复兴的曙光,儒学重新被国人重视的时候,这位末代衍圣公却早归道山,这既是一个时代的结束,是否会是新时代的开始呢?



末代“衍圣公”的悲欢

1949年,国民党兵败大陆后,运走了一大批黄金及文物古董,也带走了当时最著名的一些知识分子。作为传统儒家文化的推崇者,以承继儒家道统为己任的蒋介石,当然没有忘记孔子第77代嫡长孙孔德成

孔德成是第76代“衍圣公”孔令贻的遗腹子。1920年2月孔德成出生前,其父孔令贻就在北京暴毙,接着母亲王氏也突然病故。当年11月经北洋政府批准,孔德成承袭“衍圣公”。孔德成9岁就开始支撑起孔府的府务,成为整个孔氏家族的“掌门人”。

早在1948年3月,孔德成就在蒋介石的授意下赴美国游学,并向华人传播儒家文化。当时孔德成还是一个未到而立之年的青年,因为承袭着孔子的神圣血脉,所以被蒋介石视为“国之重宝”。在渡江作战前夕,孔德成从美国归来,此时曲阜孔府已被新政权接收。1949年4月,孔德成决定远走台湾。

孔德成跟随蒋介石政府去台后,名义上他是“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”、“国大代表”、台北故宫博物院终身院长,但实际职务是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。他于1955年起就在台大中文系、人类学系兼任教授。在台大及辅仁大学讲授“三礼研究”、“金文研究”及“殷周青铜彝器研究”课程。

1966年11月,孔德成联合孙科、王云五、陈立夫等1500人,联名发起了要求设立“中华文化复兴节”的倡议,得到蒋介石的肯定。1967年7月成立“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”,蒋介石亲自担任总会长坐镇指挥,孔德成出任中华文化复兴委员会常务委员、孔孟学会理事长,继承和发扬先祖之学,全力推动传统文化复兴。在他的大力倡导下,台湾将“孔子诞辰日”定为教师节。每年台湾都要举行祭孔活动,孔德成作为奉祀官按先制主持祭奠,可谓德高望重

然而在台湾,尊孔与反孔的争论始终不绝于耳,孔德成的心境也随之不断起伏。早年以李敖为代表的西化派主张全盘西化,对儒家文化进行猛烈戟刺。像柏杨等坚定反传统者,一直不遗余力地诋毁儒家文化。

有些“台独”势力甚至认为台湾和大陆属不同文化和种族,鼓吹“台湾与大陆分离太久,文化习俗不同,已不同于中国人”,孔子那套不适合台湾。后来李登辉、陈水扁上台,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“去中国”,强硬地要和传统文化断奶,对孔家“奉祀官”的存在表示强烈质疑。这些怎能让末代“衍圣公”不忧心呢?

孔德成在台湾置身政界,1988年任第七任考试院院长,1990年8月续任第八任院长。但他对当官从政不是很擅长,也不喜欢交际宴会。台湾政坛风风雨雨几十年,他却从不掺和惹事,开会时基本是一言不发,可谓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孔德成性格内向,说话办事慎之又慎,这与他一生坎坷的经历、沉浮的命运有很大关系。

孔德成自1947年离开曲阜后,再也没有踏进孔林祭拜先人,不能不说是其一生最大遗憾。1947年5月,解放军从曲阜撤退后,孔德成由南京回到了阔别8年的故乡。当时孔府有仆人数百名,大多是祖祖辈辈在孔府当差。听说他回来后,很多佣人说,没想到又能吃公爷的饭了。孔德成对他们说,你们吃的不是我的饭,我也是为孔府服务的,我只不过是在孔府里领头工作。

然而,说完这句话后,这位孔府的主人却再也没回来。


20世纪末,曲阜当地生产出一种以“孔府”命名,风靡全国的白酒——“孔府家酒”、“孔府宴酒”。曲阜政府代表团到台湾去拜访孔德成,盛情邀请他回归故里,去家乡看看新气象。作为家乡建设新成就的象征,代表团向孔德成献上了一份厚礼——包装豪华的“孔府家酒”。孔德成瞥了一眼盒上印的“孔府家酒”几个字,只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我们孔家没有这种酒。”

“孔府家酒”没能使得孔德成想家,根据其遗嘱,他死后遗体将葬在台湾的三峡公墓,成为历史上第二位没有葬于孔林的“衍圣公”。曲阜孔林是孔子家族墓地,前后使用了约2000多年,共计有孔氏子孙墓10余万座。如果不是因为历史原因,不是孔德成内心永远的伤痛,绝不会选择让自己生不回来,客死异乡后仍做孤魂,谁不想叶落归根?


风雨一杯酒,江山万里心

山东曲阜的孔府世家传承至77代嫡孙,共有姐弟三人——孔德齐、孔德懋、孔德成。孔德成父母早亡,与两个姐姐相依为命,姐弟情深意笃。大姐孔德齐因婚姻不幸,过早去世。孔德成1949年背井离乡去了台湾,留在大陆的只有现已年逾九旬、定居北京的二姐孔德懋。他们姐弟是生活在孔府深宅中的最后一代族人,却在上世纪中叶世道剧变中离散,仿佛如树叶一般,从孔府这棵千年大树上飘落他乡。

孔德成在台湾的生活看似波澜不惊,而孔德懋在大陆却先后经历解放、“文革”、改革开放等一系列时代变迁。孔德懋和孔家其他人在“文革”中受到巨大的冲击,直到粉碎“四人帮”才获得平反。她担任全国政协委员、孔子基金会副会长等职务。她的命运跟随着祖先大起大落,见证了自己祖先怎么从一位圣人而变成一钱不值的“孔老二”。

“文革”期间,在轰轰烈烈的“破四旧”和批孔斗争中,不分青红皂白真假是非,全盘否定孔子和儒家学说,直至炸翻中华“第一马鬣封”——曲阜孔墓,挖尽孔林几十代坟丘。孔子坟墓被掘开,孔德成之父孔令贻也被开棺曝尸。虽然挖的大多是一座空坟,却极具象征意义——挖掉了中国文化的根本,斩断了儒家文化绵延2000多年的传承。

1989年曲阜开始设立国际孔子文化节,恢复了中断多年的祭孔仪式,然而始终未能请回末代“衍圣公”孔德成回家乡。中华民族有着慎终追远的优良传统,“文革”的倒行逆施成了孔德成心头永远的痛。

孔德成与孔德懋可谓骨肉至亲,但他不仅拒绝回家乡拜祭祖宗,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愿见这位亲姐姐。孔家这对同胞姐弟在经历40年分离后,直到1990年底,两人才在日本首次相会。

孔德懋获知弟弟孔德成在日本丽泽大学讲学,便在日本友人的帮助下,应日本伦理研究所的邀请前往日本,来到孔德成讲演的地方,等候在他必须经过的走廊里。历经人生波折,姐弟俩终于在异国他乡见面。片刻的惊讶之后,姐弟俩相顾无言,唯有抱在一起,老泪纵横失声痛哭。有谁能够体会孔门后人的内心悲凉?

1993年,孔德成写了“风雨一杯酒,江山万里心”的条幅,托人寄给在北京的姐姐。姐姐将弟弟的条幅装裱好后,挂在客厅的墙上,每每睹物思人。 

1995年,孔德懋参加世界妇女大会,没等会议结束就随两岸文化交流代表团抵达台湾,与弟弟再次相见。这次孔德成问得最多的是家乡,他问曲阜老百姓现在是不是还喝苦水,家乡人是不是还吃煎饼,喝玉米面糊糊。孔德懋告诉他,不能再用老眼光看曲阜了,现在家乡变化很大,应该回来看看了。孔德成却沉默相对,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。自从到台湾后,他再不喝白酒了,这次却破例,醉得一塌糊涂。临走时孔德成再三叮咛姐姐,嘱咐她回去后一定先去孔林里看看,替他在父母坟前磕头烧纸。

让孔家兄妹欣慰的是,历史终于发生了一个惊人的轮回,被摒弃的儒学和孔子重新被大陆官方和民间重视,曲阜孔府成为重点文物被修葺一新,各个大学纷纷开设国学班,各种解读孔子和《论语》的书籍大行其道,传播中华文化的“孔子学院”在世界各地如雨后春笋出现……

孔德成在台去世后,大陆亲属都希望他能葬于孔林。世界孔子后裔宗亲联谊总会会长、孔德成的堂弟孔德墉表示:“我们的愿望是他能够落叶归根,葬在曲阜的祖茔孔林内。这里一直给他预留着墓地。”



尊孔反孔的伪命题

2008年9月28日,是孔子诞辰2559年纪念日。盛况空前的2008年祭孔大典在曲阜孔庙举行,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代表以及孔子后裔参加了祭孔大典。而就在08年初,斥资300亿元的中华文化标志城,在一片争议声中于曲阜破土动工。世界瞩目的奥运会开幕式上,孔子三千弟子高声朗诵《论语》,向世人展示了中华文明的魅力。


而在海峡那一边,因台风到来每年如期举行的祭孔大典顺延至10月5日在台北孔庙举行。这次祭典格外隆重,重现“大祀”规模,马英九亲自参加了大典,成为台湾光复以来首位到孔庙参与祀典的最高领导人。马英九向孔子塑像上香,行三鞠躬礼,并颁献匾额“道贯德明”,表达对先贤崇敬之意。

作为国家行为的祭孔的礼制可谓历史久远,可以追朔到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代。唐宋明清日渐升格并达帝王规格。从东汉到清末,历代帝王或身临,或派员到曲阜和太学祭孔。久而久之,祭孔逐渐成了一种国家礼制行为的“国之大典”。自汉后各地纷纷建孔庙,孔庙普及华夏各县。每年孔子诞辰,中国大陆、台湾、香港等地都要在各地孔庙举行祭孔活动。

孔子的地位自汉代起日益尊崇,从一个没落贵族的子弟到被称为无冕之王“素王”。孔子个人也被一再追封加谥,由“尼父”、“褒成宣尼公”到“文宣王”、“大成至圣文宣王”,一直到“大成至圣文宣先师”。与先祖地位共同进阶的,是嫡传子孙的位阶。 

汉高祖十二年(公元前195年),刘邦封孔子9代孙孔腾为“奉祀君”,专主孔子祀事。自此孔子的嫡系长支子孙便有了世袭的爵位,先后有“关内侯”、“褒亭侯”、“崇圣侯”、“文宣公”等多种称谓。到了宋仁宗至和二年(1055年)改封孔子第46代孙孔宗愿为“衍圣公”,是为“衍圣公”之始。

民国期间,废除帝制,但对于孔门后人,南京国民政府一直比较照顾。一生以“三民主义”信徒自居的蒋介石,也是一个儒家道统的维护者。为了不伤民主共和国体,1935年1月18日,国民政府作出决议,把“衍圣公”的爵位改为“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”头衔,并给予特任官的待遇。并在蒋介石亲自观礼下,孔德成在高规格仪式中宣誓就职。历经900年,至第77代“衍圣公”孔德成终告结束

孔子被历代统治者尊为圣人,《论语》被树为万世经典。正因为孔子这样的符号本身内涵深厚,不单纯是一种哲学或宗教,而是一套全面安排人间秩序的思想体系,其意义在历史发展中积淀并生长。孔子被逐渐上升到关乎信仰的位置,所以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礼崩乐坏时,反孔与尊孔的拉锯战分外激烈。对于孔子的态度也是,要么奉之圣人,顶礼膜拜;要么视为糟粕,打倒在地,踩在脚底。

自西汉伊始,人们就拿孔子自说自话式地自我解读,后代托圣人言的不绝于书。历代革命不管真假,都要先打倒孔家店;保守无论新旧,都要齐唱赞美圣人歌。中国历史上孔子多次遭遇困境,先是墨家、法家的挑战,继而魏晋时“越名教而任自然”的反名教斗争,之后自南北朝始佛教长期支配中国思想和信仰。晚明时泰州学派公开宣称“不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”。在外辱内毁的五四之际,喊出的口号却是“打倒孔家店”。“文革”期间更是被批得体无完肤,孔子及子孙被从坟墓中拉出“鞭尸”。

直到今天,很多人仍提出孔子之学束缚了中国几千年,中国社会的低级与落后,近代的没落与屈辱,孔子应该埋单。另一些人则把孔子当作中国崛起的精神基础,要回归孔子的思想体系。但无论自卑的,还是自大的,都是要拿孔子说事的。事实上不管尊还是反,都是假孔子之名,获取一己之道德、政治私利而已。孔子只是一把刀,决斗的却是各怀心思的持刀人。

与孔子荣辱与共的,还有孔家的后人。只是短短百年间,末代“衍圣公”孔德成和他家族的悲喜剧,就折射出各种政治意识形态的变迁。

末代“衍圣公”孔德成去世后,谁将继承他的位置?从第75代“衍圣公”孔祥珂起,孔子的嫡系后裔已是5代单传。孔德成独子孔维益现已去世,唯一的孙子孔垂长现已成人,成为“见习奉祀官”。2006年元旦,孔子第80代嫡孙孔佑仁诞生,孔子圣脉依然在延续。然而,民进党一波接一波的“去中国化”运动,使这一文化家族的命运处于风雨飘摇之中

如今,两岸关系消长,出于微妙的道统思考,台湾当局注定会让孔子嫡系世袭,让这世界上最悠久的贵族世家的文化奇迹继续。


来源:民国人物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-END- 

探寻家族历史,分享家族荣耀

促进同宗交流、推动传统文化传播

如您喜欢,欢迎转发朋友圈

转载及商业合作请在后台留言



发表
document.write ('');